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代表探访尼日利亚难民生存现状艰辛回家路依然漫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22日

探访尼日利亚难民生存现状:艰辛回家路依然漫长(组图)

“幸运”的难民得到了当地人的接济,得以容身。摄影李晋

原标题:CRI探访尼日利亚难民生存现状:艰辛回家路依然漫长

国际消息(李晋):平民永远都是恐怖主义最大的牺牲者和受害者,在博科圣地等恐怖组织持续肆虐的的西非大国尼日利亚,迄今已有上万人在愈演愈烈的恐怖袭击中失去生命,数十万老百姓被迫流离失所。那么这些尼常规赛总共摘下103胜日利亚的难民现状如何?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踏上回家的路呢?

阿达玛瓦州是尼日利亚东北部受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从2014年开始,随着尼日利亚恐怖主义危机的持续升级,该州北部大部分地区被博科圣地攻占并血洗,大批难民被迫开始了向南逃亡之路。为了安置难民,从去年11月开始,尼日利亚政府在阿达玛瓦州首府约拉地区陆续建立无家可归者营地,走访的玛约科西难民营就是其中之一。营区负责人、阿达玛瓦州紧急情况处理局的罗文娜对说,“恐怖危主义机最严重的时候很多从北部逃难过来的难民汇聚到这里,这里比较安全,有食物和水,全部是免费的,大多数是女人和孩子,这样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很不错了。”

应该说除了基本的饮食,从实际情况来看,所在的这个营区运转情况良好,尼日利亚国家紧急情况处理署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对说:“你看,这里放的是粮食、白糖、植物油,那边堆的是床垫,我们在附近还有一个库房,保证物资供应。整个营地还有发电机和一个小诊所,还有专门给小孩子们上课的学校。”

像玛约科西这样的难民聚集点最多的时候达到两千多人的规模,而类似的营区在附近还有三处,但是随着尼日利亚东北部反恐形势的不断恶化,大批地区被博科圣地攻占,越来越多的难民不断涌入,让政府开设的难民点人满为患,更多的难民只能寻找个人家庭接收点容身。来自阿达玛瓦州北部的穆罕穆德?阿里就是其中之一。“我的姑妈被博科圣地砍了头,我的女儿被子弹打中了腿,我们连夜从老家跑了出来,有些老人实在走不了留在村子里,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不知生死。刚到这里的时候,孩子们出去乞讨,好心人给了一到做出刹车动作的应急反应时间大约为1秒些钱,攒一点就买一些袋装水去街上卖,最大的困难还是怕吃不饱饭。”

像阿里这样靠私人接济的难民其实占到了尼日利亚难民群体的绝大多数,由于无法获得直接援助,他们的状况更为艰辛。家住在约拉城外的小学教师阿卜杜拉希接纳了22个难民在家中避难,但生活并不富裕的他只能是尽力维持:“难民住在我家里,我尽力帮他们食宿,我靠工资生活,没办法给他们太多,只能尽力而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国际援助只针对政府组织的难民营,像我们这样的私人难民点没有政府援助,国际组织的援助也到不了这里。”

无论生活如何艰难,几乎所有难民都有一个共同的、急切的心愿,那就是回家。从今年3月开始,尼日利亚政府军联合乍得、尼日尔和喀麦隆联军对博科圣地恐怖组织展开系列攻势,两周之前,政府军已经宣称阿达玛瓦州全境获得解放。但是安全形势仍不稳定,前景不明,而且长期流亡之后,大多数难民已经身无分文,回乡之后该如何生计让他们不知所措。阿里说:“我当然很想回去,但是现在没有路费,回去也是一无所有,不知道怎么生活,只能祈祷上天能帮助我们,让这样的灾难结束,让我们早点回家。”

当我即将离开的时候,难民点的孩子们唱起了家乡的儿歌,歌声萦绕,有如天籁。也许孩子们还太年幼,还不懂得恐怖主义,不懂得战争,甚至还不理解流亡的含义,才能维持这份简单的快乐。只是希望不远的将来,他们的回家之路能够平坦,希望他们的纯真和欢乐能够延续下去。

上一页下一页

原标题:探访尼日利亚难民生存现状:艰辛回家路依然漫长(组图)

稿源:环球

作者:



心肌梗死后遗症
扬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白山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