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道破孕灵第四章稚灵根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道破孕灵 第四章 稚灵根

张平按文修所说打开洞府禁制走进洞府。洞府并不大,只有两间屋子。外面一间放着石桌石凳,蒲团,里面一间则只有一间木床和一个大柜子。

张平兴奋的把包袱往石桌上一摊,打开包袱直接拿出了师尊给的功法仔细阅读起来。

这功法名为松玄诀,中阶上品木系功法,功法大成,生机无限。

不仅可以伤而自愈,渡化他人,更可以生机为引勾出他人生机,邪异非常。

他又拿出另外两样东西,一样洗髓丹,是一颗红色指甲盖大小的丹药,还散发着阵阵丹香。文师兄告诉他符箓和丹药至少要达到聚灵一层可以内视和使用灵气后才可以用。另一样是一张红色符箓,上边画着一只逼真的三目翼虎。张平摇了摇头,把这两样东西又重新放入包裹收好。又仔细研读起那本松玄诀来。

松玄诀的修炼方法前期和其他功法大同小异,都是引灵气入体,洗精伐髓。修习时需寻一处灵气浓郁之地,席地而坐,静心守一。以慢吸气为始,将气中灵华引入丹田,温润片刻便可将丹田之气散于周身百脉并将浊气从口中慢慢滤出,每日至少运行一百零八周天不间断方见成效。具体练习多少周天要看自己的资质。按张平的木属性灵根来说,即便修炼伊始,每天也至少能练到三十六周天,而后递增。

张平盘膝坐于蒲团之上,深吸一口气便按照功法所述修炼起来。这功法修炼之初难度不大,主要看的是资质。按理说张平拥有的灵根乃上乘但是张平却一直修炼不得法,将吸入灵气聚于丹田就已经甚难,更无法滤出浊气洗涤己身。

“奇怪,按书上所说灵根一般者修习功法至少也会有气感,我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我按照功法修习已经半月有余,身体应该有些变化,缘何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过书上说,有一种天灵根拥有者,修炼伊始是无法感受灵气的,因为灵气吸纳和散入百脉全无阻碍。难道我是天灵根?!”张平坐于蒲团之上苦思良久,他这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蒲团上练功,然而依然无法感受灵气入体。

张平从蒲团上站起,伸了个懒腰道:“不管那么多了,先去药局领了丹药再说。”

张平出了洞府,按照地图所指药局方向走去。

每当月中药局就会很热闹,这是青羽宗所有弟子领取修炼所用丹药的日子。张平越越往前走遇到的弟子就越多,这些弟子多穿蓝衣或者青衣,看到张平穿着白衣都会自动让开一些眼里透着羡慕和恭敬。

“师兄可是长青子长老门下弟子?”一个十岁左右的蓝衣胖道童略带恭敬的问道。

“师兄不敢当,我叫张平,师尊正是长青子。师兄缘何知道?”张平也恭敬的答道。

“师兄可能刚来咱们青羽宗,我们青羽宗弟子在门派内的穿着是有讲究的,外门弟子穿的均是蓝衣,内门则为青衣,核心弟子在太上长老中大长老门下的均着紫衣,二长老门下着白衣,三长老门下则着红衣。至于出去执行任务或者不在门派内的弟子穿着,门派并未有规定。我是药局冯长老门下的外门弟子方思元,见过张师兄了!”方思远打了个稽首说道。

“师兄不必如此多礼。”张平连忙还礼说道。“师弟初来修行,并无多大本领。以后有如有要向师兄请教之处,万望师兄不吝赐教。”

“张师兄客气了。师兄可是去药局,你我同行吧。”方思远说道。

不消片刻,二人就走到了药局门口。

现在在药局主持分发丹药的长老正是方思远的师父冯长老。冯长老身穿黄衣,赤发黑须,体态微胖。坐在一张楠木桌子后闭目养神。桌子前则有两名蓝衣道人忙碌着给排队的人分发丹药。

“百草园外门弟子武年,领聚灵丹两枚!”

“凌云阁内门弟子宋光鹤,领聚灵丹三枚,结灵丹一枚!”

“虎贲堂外门弟子水城安,领聚灵丹两枚!”

这二人一人发放丹药,一人提笔记录,配合甚是熟练。

“张师兄,我是外门弟子,必须在这边排队领取丹药。但是你们核心弟子则可不用排队直接领取。”方思远道。

“我还是和你一起排队吧,我初来修行直接插队免得招摇。”张平摇了摇头道。

“师兄此言差矣,你和我一起排队才叫招摇。这一群青蓝衣服中夹了白衣,不说和你一起排队的师兄弟不自在,更失了咱们门派的规矩。”方思远道。

“那我就先去取丹药,你在这排队,我取完了在药局外等你。”

“好。”

张平说完径自走到发药二人的跟前,抱拳说道:“二位师兄,我是长青子长老座下弟子张平,特此前来领取丹药。”

发药二人均一愣,都回头看向后边的冯长老。冯长老眼睛也睁开了,看了看张平的衣着腰牌,便起身说道:“你就是长青长老新收的弟子吧?”

“正是。”张平打了个稽首。

“好,长青子座下核心弟子张平,领聚灵丹五枚,结灵丹三枚!”冯长老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锦袋,交于张平。

“谢过冯长老!”张平又打了个稽首道。

“不用。”冯长老说完便又回到座位上闭目养神去了。

这时后边排队的弟子们都望着张平,虽然没人言语。但眼神里或多或少都表达了一些情绪,有羡慕,有不削,也有好奇。

张平叶不顾别人的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走到药局外的石凳边坐在上边等着。

“叶师姐和杨师姐来啦!”一名排队的内门小声说道。就是这一小声,便引来众弟子的一阵骚动。冯长老也睁开了双目,看向门口。

门口处正有两女缓步而来。二人对众人骚动视而不见,一前一后走到冯长老跟前。前边一人黛眉粉目,一身粉衣。后边一人面容姣好,一身红衣,眉心有一条竖着的红色印记,正是那杨灵芸。

没等二人开口,冯长老就起身了:“古师妹,杨师侄,你们也来了啊。我正想着让弟子把这个月的丹而“占中”期间已经导致的大批的投资者撤离这一是非之地;风光已久的旅游业在短期内难以吸引游客回归更是不争的事实。曾经繁荣稳定着称的香港从此埋下经济动荡的长期隐患。药送到你们的洞府呢。”

“不敢劳冯师兄劳烦,我俩还是自己来领取吧。”为首的古姓女子轻道。

“好,白虹大师座下核心弟子古初瑶领结灵丹五枚、白歧丹三枚!白虹大师座下核心弟子杨灵芸,领聚灵丹五枚,结灵丹三枚!”冯长老说完便从怀中有拿出两个锦袋送与二人。二人谢过冯长老后正要离开,古初瑶忽见不远处的张平,便和杨灵芸一道走了过来。

“师弟可是长青子师叔的新徒张平?”古初瑶道。

“正是。”张平客气的答道。

“哦?小小年纪便拜了长青子师叔为师,真是仙缘不浅,师弟可要好好修炼啊!”旁边的杨灵芸笑着说道。

“张平谨记师姐教诲。”张平恭敬的躬身说道。待到张平抬头,二人已经走了。

不一会,方思远领完了丹药一路小跑的过来。

“喂,兄弟刚才你和古师姐和杨师姐说什么来着?”

“没说什么,就是她们好奇跟我打个招呼。”张平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道。

“这位古师可了不得,据说三岁就被白虹大师抱回门中,四岁开始修炼,七岁就达聚灵中期,十四岁筑基成功,如今年芳廿八就已达筑基中期。到了筑基期,我们本不应该叫她师姐,但是由于她年龄不大,我们平时也都叫她师姐,叫她她也答应就这么一直叫下去了。至于后边的那位杨师姐,据说前段时间刚从门外完成任务回来,已经到达聚灵蔡英文访新北市坪林 体验采茶趣巅峰,被白虹大师看中,收为弟子,估计是想助她筑基。”

“原来如此!”张平了然道。

“张师兄,我还要在药局跟师父炼药,就先回去了。闲时咱们再聚。”方思远抱拳道。

“今天真是叨扰师兄了,哪日得闲我请师兄喝茶。”张平也抱拳道。

张平回到洞府,在蒲团上盘膝而坐。他其广告印象份额为39%从怀中拿出今天得来的锦袋,又想起这半个月来修行没有任何进展,心中急道:“功法修习半月,寸功未进,今日一定要有所突破!这聚灵丹不像结灵丹和洗髓丹,没进入纳灵境的人也可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2011电力公司党风廉政建设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行政年工作意见县2011年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2011年全县服务业发展工作意见县国土资源局2011年度推进依法行政工作方案2011年镇政法工作要点2011年血吸虫病防治和地方病防治工作要点局长在2011年春耕生产电视会议上的讲话县防震减灾局2011年干部理论培训计划2011年一季度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工作总结县2011年扩大国家免疫规划项目实施方案镇2011年“阳光村务工程”建设工作要点镇2011年招商引资工作方案城管局2011年4月份工作总结及5月份工作安排2011年市水稻高产创建工作方案心、服务大局以吃的。”说罢,张平拾起前方的一颗聚灵丹目光露出坚定,在蒲团上盘膝而坐,将手里的聚灵丹一口咽下。然后按照松玄诀所述吸收洞府中的灵气。然而半柱香过后,张平却还是对灵气没什么感觉。张平慢慢睁开眼,目光依然坚定。将剩下的两颗聚灵丹也吃了进去继续运功。又过了一炷香功夫,张平依然没感觉体内有什么异样。张平又睁开眼睛,目中露出疯狂:“我就不信,连纳灵最基本的感应天地灵气都做不到,难不成真是稚灵根?!”在松玄诀的灵根介绍那一章,提到有一种灵根叫稚灵根,这种灵根虽然用各种方法测得是正常的灵根,但是却因为体内经脉阻滞太多无法感应和吸收灵气,无法修炼,但是这种灵根出现的几率整个中州数百年也就出现一个。张平依旧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许久,张平缓缓的睁开眼睛,满眼通红:“稚灵根,稚灵根...唉!算了,人各有命。即便不能修炼,回家继续读书也还是好的。”张平想着自己被送回去肯定会被乡亲们笑话,但是毕竟自己家境不错,父亲又是村长,这件事对自己影响应该不大,就是辜负了父母和师尊了。

安阳十佳牛皮癣医院
脉络舒通丸功效
惠州男科医院咋样
湖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宁好的白癜风医院
养气补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