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代表战气凌霄第4121章晚了一步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战气凌霄 第4121章 晚了一步

理论上说,毒鳖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从幼虫长成成虫,但万事无绝对,黑袍圣使背后站着一个老毒物,别人做不到的事,他或许有办法。比如让毒鳖在短时间内从幼虫长成成虫。

“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就在这时,韩非忽然说道:“我致歉就一直在想,罗睺丹到底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修士上瘾乌发戒除……你之前说过,罗睺丹虽然是毒药,但其内并没有多少毒草,对把?”

“没错!”陆天羽点头。

他分析过罗睺丹,得出的结论是,罗睺丹的药草成分并不高,其中并没有特殊的毒草做材料,毕竟,罗睺丹本身就不是高等阶的丹药,所贩卖的价格也不贵——

这种毒丹也不可能卖的太贵,否则能买得起的就只有少数修士了。

陆天羽当初分析出此丹成分的时候还曾有过怀疑,所有原材料都很普通,但组合起来却能炼制出让人无法解除毒瘾的罗睺丹,难道,黑袍人炼制此丹的时候用了特殊的手法?

这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再怎么说,罗睺丹也是罗睺真人炼制出来的,罗睺真人乃是史前真人,他必然有特殊的炼制手法,可问题是,黑袍人又是怎么知道这种手法的?

更为关键的是,陆卡特毕业于耶鲁大学物理专业。2008年离开五角大楼前天羽乃是大能气炼师,他很清楚,手法只能保证丹药的品质,而无法保证丹药的药性,丹药的药性取决于丹药的材料,而非炼制手法。

也就是说,罗睺丹会有让人无法戒除的毒瘾,其原因还在于药的本身。

只是当时的陆天羽实在想不出其中的原因,这件事也就暂时作罢了。

此时,闻听到韩非的话,陆天羽忍不住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仅仅是猜测,也不知道对不对……”韩非并不是很确定,他毕竟不是气炼师。

陆天羽说道:“你尽管说,说错了也无法。”

韩非点头,而后说道:“我刚刚听到骆老说毒鳖幼虫的事后,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你说,罗睺丹能让人上瘾的根本原因是不是因为罗睺丹中有毒鳖的幼虫存在啊!”

不得不说,韩非这个猜测够大胆的,把毒兽幼虫炼制到丹药内?

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

毕竟,炼制丹药需要动用丹火,而毒鳖的幼虫又没有抵抗力,必然经受不住丹火的锤炼。

一旦将其和各种药材融合在一起炼制,其最终只能有一种结果,丹成,但毒鳖亡,绝对没可能丹药炼制成了,而毒鳖也还活着,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故而,韩非的话音一落,骆老第一个便跳出来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毒鳖的幼虫哪怕再强悍,它也不过是区区毒兽罢了,绝对经受不住毒火的锤炼的。”

“我也觉得不可能!其实不仅仅是毒鳖,任何一种妖兽的幼虫都承受不住丹火的锤炼……对吧,天羽。”北冥天看向陆天羽。

陆天羽是圣阶气炼师,这方面他最有发言权。

陆天羽似乎在思考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北冥天第二次问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缓缓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歌,如果先炼制好丹药,再把毒鳖幼虫加入其中呢?”

“这……”陆天羽的话一出口,骆老和北冥天他们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因为陆天羽说的这种方法是有可能行得通的。

但骆老还是抱着几分怀疑道:“陆小友你是圣阶气炼师,你能做到如此吗?”

陆天羽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一枚低等阶的丹药,接着他往万毒大沼泽的方向走去。

众人猜到他要做什么,连忙跟上。

“别过来。”陆天羽阻止住了众人,独自走到大沼泽的边缘地带,破魂剑挥出直插沼泽当中,一个瞬间又抽了回来,便见剑尖上正有一直毒鳖在不断的挣扎着。

陆天羽拎着破魂剑和这只毒鳖走了回来道:“这只毒鳖的肚子里应该有幼虫。”

骆老看了一眼,点头道:“不错,确实有幼虫。”

陆天羽不再多言,直接将毒鳖斩杀,取出了其腹内的幼虫。

不出意料,这只毒鳖内的幼虫完全没有在短时间内长成成虫——这才是正常的情形。

陆天羽取出其中尚在沉睡中的幼虫,将其放置于那枚低等阶的丹药当中,而后。让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就见那枚丹药的药性正以极快的速度在流失着,几乎眨眼间,便流失了干净,成为一枚没有一丝一毫药性的废丹!

“怎么会这样。”韩非他们都有些愣住,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陆天羽却似有所悟,他拨开那枚丹药,就见丹药里面的毒鳖幼虫身上正散发着浓郁的药香之气——显然,丹药的药性全被毒鳖的幼虫吸收了。

“现在可以肯定一件事了——毒虫依附在丹药上不仅能活,还能活的更好。”陆天羽道。

韩非等人点头,事实胜于雄辩,面前的情形足以证明这一点。

“可这还是不能证明那些人戒不掉的毒瘾是毒鳖幼虫在作怪啊!”骆老说道。

这个小小的实验只能证明毒鳖幼虫能依附丹药存活,无法证明罗睺丹中蕴含着毒鳖幼虫,也无法证明服用了罗睺丹的人无法戒除毒瘾是毒鳖幼虫在作怪。

“确实不能证明,所以,我打算去找一枚罗睺丹来。”陆天羽淡淡说道。

韩非几人闻言有些惊讶道:“你去哪里找罗睺丹?”

“自然是去拜月教,还能去哪里?”陆天羽直截了当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离开毒岛?可是你怎么穿过万毒大沼泽?”骆老错愕道。

“我自由办法。”陆天羽淡淡一笑,但想了想,他又说道:“算了,我等也别在这里等那黑袍人了,直接离开此地,前往拜月教去找吧!”

陆天羽本想自己离开毒岛去拜月教找一枚罗睺丹来的,但考虑到韩非他们的安全,他最终还是决定干脆带韩非他们一起离开,韩非他们自然没有反对。

只是,骆老带着几分犹豫道:“我等离开倒没什么,可那黑袍人怎么办?”

“放心吧!他会来找我们的。”陆天羽淡淡说道。

骆老闻言“嗯”了一声,一时没有明白陆天羽的话。

陆天羽直接道:“我等杀了他的黑袍圣使,你以为他会不知道?他若知道了,会不来找我们吗?说不定,他现在就赶过来的路上。”

“那我们为什么还急着离开?在岛上可比在罗睺密地对我们有利啊!”韩非说道。

他考虑的是,罗睺密地有数千修士在,这些修士服用了罗睺丹,必然会听命于拜月教,若自己等人与拜月教为敌的话,则必然要面对这数千修士。

尽管他们不惧怕这些普通修士,但数千人总归是有些麻烦的,还不如在这毒岛之上,以数人之力对战拜月教教主,只要控制住他,其余的拜月教教众就不足为惧了。

然而,陆天羽却是苦笑了一声道:“在岛上与之打斗的危险性远远高过其他地方。”

“为什么?”云尚不解,他也觉得韩非的话有道理。

陆天羽舒了口气,说道:“你们难道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吗?这里是毒岛,四周是万毒大沼泽,其中有无数的毒兽,拜月教的教主若是普通修士也就罢了,可他是以毒气为修炼基础的老毒物啊!你们觉得,在这个岛上,我们和他,谁更有利?”

一语惊醒梦中人!

韩非几人闻听到陆天羽的话,齐齐色变,他们之前只想着毒岛人迹罕至,拜月教教主在这里没有帮手,却压根忘了,他乃是以毒气为修炼基础的老毒物!

他在这里不是没有帮手,而是处处帮手!

整个万毒大沼泽的毒兽,他都能加以利用!

相比之下,他们几个才是真正的没有帮手。

“多亏天羽提醒,若我等贸然在此地与他开战的话,必然要吃大亏的。”回过神后,韩非几人皆是一阵后怕,真要在这里与拜月教教主对战的话,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那我等就不要浪费时间,尽快离开此地吧!”北冥天说道。

陆天羽点头。

一众人转身就准备离开,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他们刚走到沼泽边上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袍的修士正踏水而来。

骆老看到他脸色瞬变,惊声道:“就是他,他就是拜月教的教主。”<发生紧急事件时/p>

陆天羽几人看过去,就见此人果然如骆老所说,浑身掩盖在黑袍之下,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让人无法靠近的气势。

而他行走在水面上,所过之处,如履平地一般,连一滴水渍都未曾溅起。

最奇特的是,水中但凡有毒兽腾起的话,看到此人后,便急匆匆的潜入水中,如见瘟神!

韩非几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人果然是个老毒物啊!”陆天羽看着黑袍人由远而近,口中喃喃道。

不消片刻功夫,黑袍人便穿过万毒大沼泽,站在了陆天羽等人数十米开外的地方。

“我的圣使呢?”黑袍人扫了一眼后,沙哑开口。



大同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8个月宝宝腹泻怎么办
陇南白癜风医院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