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德猎 第299章 史上最难嘉宾挑战(一更)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德猎 第299章 史上最难嘉宾挑战(一更)

看到大屏幕上的游戏说明,全场喧哗起来,完全不敢相信。

杨顺也是哭笑不得,这是什么呢?

化学分子式。

有机物的化学分子式。

满屏幕的苯环,醇羟基,酮羟基,氨基,肽键,链内氢键,至少几十个连在一起,密密麻麻,如同一个巨大的蜂巢平面。

一些密集恐惧症观众直接看晕过去,这也太变呔了。

蒋老师说道:“所有的生物和化学家在做实验时,都离不开有机化合物。比如说猫酮,猫薄荷香水,狗薄荷香水之类的,都是你发现的对不对?”

杨顺点头:“是的,这些分子式也很复杂,不比大屏幕上的简单多少。”

蒋老师道:“你的挑战就是,在一分钟内观察某种蛋白质的结构,然后用我手里拿着的这些环,复原拼出来。”

他手里拿着很多道具,有的是-OH,有的是-COOH,还有各种环……

“蒋老师,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杨顺差点哭了,站起来假装要走。

旁边嘉宾黄雷连忙拉住他,笑个不停:“来都来了,你还想走?你知道吗,我当年就是被他们这样骗过来的,坐这儿都十几期了,挑战不通过就不让下去啊,我都失败好多次了!”

这个黄垒,为了调节气氛,张口就来,还真把杨顺说的将信将疑。

全场爆笑,又齐齐鼓掌,鼓励杨顺接受挑战。

蒋老师让旁边的队长介绍这个挑战有多难。

队长解释道:“有机物没有最复杂,只有更复杂,不同的基团组合挂在不同的键位上,结构可以千变万化。光是20种氨基酸就让我们很头疼了,而一些大分子蛋白质,分子量至少几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非常恐怖。”

蒋老师介绍道:“大屏幕上的这个分子式只是范例,待会儿真正让杨顺看到的,会是三维立体结构,会比这个更难,请看。”

哗……

看到屏幕跳成一片全彩色的三维立体模型,全场喧哗不断,杨顺也是一直黑着脸,这还搞个毛线啊?

哪个蛋白质的分子结构是容易记住的?

平面都搞不清楚,还特么立体的……出这题的智囊团,是跟他有仇吧?

队长又说了:“如果是三维立体的,那么除了记忆力之外,同时还要考验空间能力,我觉得好难哦。”

旁边嘉宾还有个女明星是王瓯,她抱着胳膊,笑着道:“要不杨老师,我帮你请个假,你想办法先溜吧?”

哈哈哈……

四周都是笑声,杨顺脸上表情真的很尴尬,他该怎么说?

因为节目是录播,暂停也是没关系的,蒋老师说了一句休息五分钟,录制暂停。

后台孙雅晴早就急了,她最生气的一点就在这里,导演组没有通知她,突然换了考题!

她连忙联系上导演:“黄导,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你们之前明明说好了是识图考题,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了?我们根本没有准备啊!”

导演说道:“吃饭时我们问过杨顺,他说不用准备,没关系的呀,识图那题目太简单了,体现不出他的实力,播出去效果可能也不太好。”

孙雅晴不高兴:“可是,你也不能出这么变呔的难题吧?”

导演愣住:“这个有那么难吗?我们智囊团的专家说挺简单的。”

智囊团专家和技术工作人员就在旁边,电脑屏幕上展示着题库,总共有四十二种蛋白质分子式,全是3D立体模型,看起来很复杂。

首席智囊李金羽教授说道:“真挺简单的,蛋白质分子式都有迹可循,每种蛋白质都是由20种氨基酸组合在一起,只不过排列不同而已,而氨基酸的成分很多都是固定不变的。”

他又低声嘀咕了一句:“随便让个生物系本科生都能推理出来,因为这是基本功啊。”

导演原话对孙雅晴转达,又道:“这样吧,你们要是觉得太难,我们把题库里最简单的蛋白质放出来,行不行?”

嘁……

李金羽听见这话,轻呲一声,电脑操作人员还听到他的一句抱怨:“就这?什么狗屁偶像科学家啊,可劲的吹吧。”

他是出题人,当然知道全部窍门,包括记忆规则和技巧。

但说实话,3D模型下,进入蛋白质内部观看,就是一个氨基酸森林。

森林里上下四周没有标志性的建筑物,没有经纬线,没有一个容易定位的点,纯粹用脑力去记忆各个氨基酸之间的关系,不经过长期的专业训练,一般人肯定做不到,就算来个生物学博士,也觉得难。

每一种蛋白质都有特定的空间结构,光是构像变化,就让人脑袋炸开了。

哪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孙雅晴关闭对讲机,气鼓鼓地抱怨道:“这明明是刁难嘛!你们不是说好了,这是个娱乐节目吗,不能靠着贬低我们嘉宾,来取悦观众吧?”

“孙小姐,我真没办法,要不,你去和杨专家讲讲?”

副导演摸着鼻子,不知道怎么解释,最终定稿的是导演和制作人他们,他无能为力啊。

一帮废物!

孙雅晴气鼓鼓地推开副导演,闯到前台,来到杨顺身后,低声道:“我向他们抗议了,导演说可以重新录制一遍,但现场观众们肯定会有想法,他们坚持用这个考题,说给你找个最简单的蛋白质。”

杨顺摆摆手:“不不,不需要帮我作弊。你跟导演说,让他们在大屏幕上把题库准备的所有蛋白质都列出来,让蒋老师选个难度较高的,我可以试试,这样就不怕人说闲话了。”

孙雅晴愣住,眼睛瞪的老大:“你不怕挑战失败?”

杨顺笑笑:“这对我来说真没什么难度,刚才我是装样子而已,那样会更具有戏剧性。”

见他真的很有信心,孙雅晴放心了,回头一说,导演同意了。

也不知道这个李金羽和杨顺是什么仇,什么恨,他又悄悄和技术人员嘀咕了几句。

“李教授,这样做不好吧?杨顺是来做节目的,咱们何必刁难他?”

技术人员为难道。

“怎么是刁难呢?”李金羽坚持道:“你听我的了,就这么做,有问题我担着。”

李金羽是智囊团的负责人,技术人员无可奈何,只能在电脑上操作,进入题库,将结构简单的30种模型屏蔽掉,剩下12种最复杂的。

特么的,这还不叫刁难?技术员心里一直在吐槽。

虽然他是个老好人,但位低权轻,说话没有用,即使想帮杨顺,也实在帮不上忙,只能在心里替杨顺默默祝福,希望杨顺能顺利闯关。

李金羽这么做,当然是出于私心。

他亲弟弟是江浙医科大的教授,正巧是肿瘤专业的,呕心沥血准备出一本肿瘤学方面的著作,可惜国内多家出版社都拒绝合作,就是因为杨顺的缘故,气得他弟弟几天吃不下饭,家庭关系也不甚和睦。

“我不公开反对你,也不诋毁你。但既然你被媒体吹捧成了‘华夏最优秀的青年科学家’,肯定是不怕这些难题的,对不对?”

李金羽冷笑着腹恻,这么做,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因为他是在游戏规则内做事,又没越界出格,谁也指责不了他。

这种心态放在社会上太普通不过了,我不好,那我也看不得别人好,既然你很牛逼,那我就是想方设法给你下绊子,阴抬脚,就是想看你的笑话,看你摔倒出丑,这样我就有了块感。

休息时间到,前台蒋老师听到导演组的指示,继续录制。

他先请杨顺来舞台中间,背对大屏幕坐着。

“一个蛋白质的分子量可能有几万,让一个人去做拼图,一整天都做不完,我们做了简化,截取了一部分,大家可以看看大屏幕。”

蒋老师指过去,大屏幕上出现12个旋转的蛋白质三维结构,还好屏幕够大,每一个旋转的模型都密密麻麻,非常紧密。

全场哗然,这也太复杂了吧!

“哇,这个三维模型看起来真的好难哦。”

黄垒和王瓯相互看了看,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瓯按着额头,笑道:“将我的智商,平方再翻倍,估计都做不到。”

黄垒笑道:“我可能比你好一点,看三天三夜估计可以记住。1分钟打死我都记不住。”

队长们也在交头接耳,都不看好杨顺的挑战,几个人都是前面几季《最强大脑》的王牌选手,当然知道中间的难度。

蒋老师道:“现场观众们可以进入《最强大脑》APP,选择你们想要的编号,最终得票率第三高的将会变成杨顺的考题。”

现场观众开始投票,选第三名是为了防止操控结果,太难或者太容易的都不会选。

果然,最终结果显示8号,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图形,复杂程度大概排名前五。

3D模型里面,还标注了不同的颜色,感觉就是一个花花绿绿的氨基酸森林,每一棵树都是截然不同的,和3D鹅罗斯方块还不一样,方块是规则的六面体,有规律可言,而立体氨基酸的方向千奇百怪,长度大小都不同。

堪称《最强大脑》史上最难嘉宾挑战,正式开始。

杨顺究竟是真科学家,还是贾大师,观众们拭目以待。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怎么选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腰酸背痛脚抽筋手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