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绝世剑魔第三百零五章小洛儿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绝世剑魔 第三百零五章 小洛儿

听了zǐ罗的一番叙述,江余怒不可遏,对他而言,最恨的事,莫过如此。他所以不带魅儿过来,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怕魅儿莽撞坏了事,另外一个就是害怕魅儿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因为就外貌姿色而言,这里的女人,没有一个人比的上魅儿,若魅儿是十分,他们最多也就三四分而已。可谁能料想,最终还是出了这种事。江余心中知道时间刻不容缓,便问zǐ罗道:“你记不记得那人的特征?”

zǐ罗想了想,道:“特征……我……我只记得那人头发似是红的,凶神恶煞的。其他的,就不记得了。”zǐ罗已经吓哭了,说话的时候,身子都瘫软了。

江余看了看zǐ罗,对红柔道:“我去救小洛儿回来,你照顾她!”说完这话,身子一掠,就已经闪出门去了。看着江余离开,红柔怔住了。对她而言,似是不太不能理解的。毕竟在这里,她们的性命,草芥不如。这种被人抢走的事,也根本不算什么事。毕竟他们在这里,都是可以被当做礼物,互相送来送去的,根本连人都算不得。想想江余之前和他说的话,她心念一动,心说也许他真的与旁人是不一样的。

不管红柔如何想,且道江余,江余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确定那人的住所。他想去找梁总管问问,究竟那红发的家伙是谁。可飞在半路上,正好看到那常去他那里的那个侍从,江余便停了下来,问他的话。

<但难以招架工人们不断催要p> “红发的?徐义?江大爷你找他做什么?”那侍从纳闷问道。江余却是收敛的了怒容的,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就告诉我,他住在哪里吧。”

“这个……”那侍从挠了挠头,想了想,指了指远处一个高楼,道:“大概是住在那里,不过那家伙脾气……”他话还没说完,江余已经一阵风离开了,直奔那高楼而去。

眼见江余如此急匆匆的,那侍从也看出来有些不妙,立即返身,去找梁总管。

不管那侍从如何,只道江余,江余一路来到那高楼旁边,那高楼一共有三层,但却比寻常的三层楼还要高上不少。

“干什么的,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么?”江余方才靠近高楼,立即就有两个壮汉,凑了过来,便要推推搡搡,让江余离开。江余岂会让他们碰到自己。左右开弓,一边一下,那两个壮汉,当下就只能原地打滚去了。江余现在的还是压着性子的,若是完全不计后果,那便是出手要人命了。

江余放倒了两个看门的,一脚将那楼的门就给踹的粉碎,而江余刚进入,便看到一个抱着茶盘,已经吓到的侍女,江余自然无心伤她,问道:“徐义在哪?”

那侍女吓得说不出话,只能用手向上指了指,江余会意,直接顺着楼梯向上。刚走到二楼,就见三楼之上,大喇喇走下一个红发男子,手中拿着牙签,一边剔着牙,一边打着酒嗝走下来。

“他妈的,吵什么吵?不知道老子,嗝……”那红发产品一旦入他们的库存男子,一身的酒气,醉眼蒙眬的打量着已经冲上来的江余。他一手扶着楼梯的栏杆,一边对江余道:“小子,你是谁?”

“小洛儿在哪里?”江余问道,江余已经清楚,这人应该就是徐义。

“小洛儿?哪个?”红发的徐义发愣,而后摸摸自己的头,道:“你说那小丫头啊,无滋无味的,你想要,就送你了,让开!”说话间,他一推江余,便要下楼去。江余岂能让他走,上前一步,一把就将他整个人都给抓了起来。徐义的块头儿不小,可是却轻而易举的被江余给拎起来了。

眼看着江余眼中的怒火,红发的徐义的酒醒了几分,他用力挣脱了一下,却发现完全挣不开江余的禁锢。四肢左刨右蹬,就是挣脱不了,像极了一个划水的海龟。江余见他不老实,手中灵气汇聚,霎时间,双极剑心的灵气,就汇入徐义的身体之中,侵略经脉,这种侵略,可不是对玉冰尘时那种十分得十分小心的方式,而是十分粗犷的方式,那徐义就觉得身体里似乎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咬,又似被雷电所击中,甚是难受,恨不得立即死了才好。想要驱使灵气,便更是不能,瞬间就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江余拎着徐义,一路向上,直上三楼。江余一脚踢开三楼的房间,入眼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场景。十几个根本没穿衣服的女子,看到江余拎着徐义,都吓得东躲西藏,完全不知所以。江余用眼四处看了看,就见小洛儿赤裸着蹲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吓得浑身发抖。江余一把把徐义丢在一边,而后快走两步,来到小洛儿的身边,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小洛儿披了。江余问了她几句话,却发觉她完全吓呆了,说不出话来。江余索性也就不问了,一把将小洛儿抱起。转目看到那边躺在地上的徐义,心头恼恨。抬起一脚,对准那徐义的xat就踢了过去,江余的力道何等的大。那徐义还没从江余方才给他注入灵气的酥麻之中缓过来,便被江余这样狠踢了一脚,惨叫一声,整个人直直的飞了出去,将墙壁撞了个大窟窿,直接从三楼飞射出去,飞了几十丈远,头撞在石板路上,轰的一声,把地上撞出一个半丈见方的大坑来,而他也倒在那坑里,一动都不动了。

江余抱着小洛儿,顺着窗户,直接也跳了出去,而后便直接返回自己的居所。江余方才进门,红柔、zǐ罗等众女就都迎了上来,她们早就听说了这事,正为江余担心,而江余竟然就带着小洛儿回来了。小洛儿是她们当中最小的一个,虽无血缘,但都是落难之人。这些女子,已经把她当成自己最小的妹妹看待,如今看她回来了,纷纷都过来查看。

江余将小洛儿交给红柔和zǐ罗,道:“你们好好安顿她。”说话的功夫,他还从自己的如意袋之中,取出一颗安神的药,交给红柔,让她给小洛儿服下。其他女子不识,但红柔是大户出身,还是有些见识的,她看的出来,那药的品质不低,即便是江余的薪俸,恐怕也要半年的,才能买这么一颗药。看到这药,红柔心中更是纳闷,心说即便主人对我们好,也不可能大方到如此程度。她偷眼看看江余,心说你究竟是何许人也,为何会如此。带着种种疑问,红柔和zǐ罗一起抱着小洛儿去内堂休息了,而众女也都跟了过去。

江余却没那么轻松了,江余很清楚,这里是牧云城,自己在这里杀了人,那可是犯天条的事。用不了多久,梁总管恐怕就会派人来找自己的麻烦。江余心中一横,心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自己不干了。刺杀牧云城城主的方法,又不一定就只有这一种。

江余坐在门口,没过多一会儿,就见那侍从急匆匆的跑来,一见江余,未等他说话。江余便问道:“你来的倒快。”

“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杀了徐义。”那侍从一副替江余不值的样子。

“怎么?不行么?”江余冷声问道。

侍从看看江余,道:“你若是缺女人,他抢了你一个,我找总管商量,再送你两个也就是了,又不值什么钱。如今你杀了徐义,可是大祸临头了。”

听到这话,江余冷冷一笑,道:“徐义那狗东西,敢碰我的女人,我杀他已经算是宽容了。”

那侍从摇摇头,道:“本来这里强者云集,内部殴斗也时有发生,可是适者生存,即便有所死伤,总管一般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如今你杀了徐义,他是个废物,不足挂齿,可他哥哥徐忠又怎么会罢休,如今总管又去了城主那里,不在客栈之中,若徐忠来这里,你便是必死了。”

江余听到他所说,哈哈一笑,道:“只要总管不追究,其他人,又算什么?徐忠是么,他又有什么厉害的?”

那侍从道:“我们这客栈之中,一共有七名一等牧云卫,徐忠便是其中之一,修为已过沧海境,如今他不在客栈之中,但少时可能就会回来,若他知道弟弟为你所杀,必会来找你的麻烦。你还不赶快先躲起来,等总管回来了再现身,让总管来裁决此事。”

“东躲西藏的就太没意思了。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江余微微笑,完全不当回事,心中说,这个徐忠要是运气好,就在总管回来之后再来找自己,那样他没准还能捞条命,若是总管还没回来,他就来找自己麻烦的话,那他就准备陪他弟弟去好了。

那侍从其实担心江余,完全不是他和江余有多深厚的感情,完全是因为这几天来,江余给他的赏钱很多。在牧云客栈里,人不少,可却多半都很吝啬,似江余这样的,却是极少的。这侍从快把江余当成他的钱袋子了。江余若是有个好歹,他就断了财路了,他如何不照顾?

那侍从见劝不动江余,无可奈何,也只好想别的办法。那便是,试试去找总管回来,毕但依然还会有不少球队对他即将到期的合同感兴趣竟在他心里,总管是可以压倒一切的。

眼见那侍从离开,江余侧目,发现红柔等众女,果然都在身后不远看着他。而刚才他和那侍从所说的话,众女自然都是听到的。

“多谢主人垂怜。”眼见江余回头,众女呼呼啦啦全都跪下了,有眼窝浅的,甚至还流了泪。对她们而言,他们是最卑微不过的下人,何曾有人,真的这样重视过她们,保护过她们?她们此时都感觉自己能来到江余身边,真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江余没有过去扶她们起来,只是侧目道:“红柔,小洛儿那边如何了?”对江余而言,他说那些话,没想过要众女感激他,他只是心中想什么,便做什么,绝不让自己难受,也绝对不让自己的敌人好受而已,所谓随心随性。

众女之首的红柔闻声,应道:“小洛儿没事,只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已经睡了。”

“那就好。”江余轻舒了口气。江余回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发现了,小洛儿并没有为徐义所糟蹋,想来可能是徐义身边的女人太多了,把小洛儿给忘了,只能说她还算是幸运的。可是这种幸运,可不是哪次都有的。

想想之前那侍从说的话,江余自言自语道:“他说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江余看看红柔等众女,心说若是徐忠杀上门来,自己倒是无所谓,能进能退,可是她们这些女子,可就不太方便了,十分可能会被波及到生命。

“是该想个稳妥的办法的时候了。”江余自语道。

松原白癜风治疗医院
上海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
哈尔滨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