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代表原始战记第七八一章我不想听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原始战记 第七八一章 我不想听!

邵玄骑着凯撒在山林里快速跑着,凯撒循着长翟的气味找人。

现在是晚上,队伍里绝大多数的人夜晚的视力都有限,就算能看到近处的物体,但毕竟比不上那些夜间实力强的人,在这片山林中的行动会大大受限,而稍有不慎,就是丢命的下场,所以邵玄直接将坴寨给扔回洞里去了,雷山部落的人都不是夜间行动的。

凯撒的速度很快,邵玄已经能听到前方的打斗声和人的吼声。

是长翟的声音。

此时,长翟已经将一个人压在地上打,边打边问,“我儿子在哪?!你们将掳走的人带去哪里了?!说!”

“不知道……啊!”

长翟又给了那人一拳,“说!你们将人把你最想表达的表达出来带去哪里了!不说打死你!”

“我真不知道,你认错人了!”对方慌乱地辩解。

“没认错,打的就是你!”

此时长翟身体微微弓起,肩膀因为挥动的拳头而上下颠动着,背上的肌肉块块鼓胀,举起的手臂上,拳头像是一把重锤,随着手臂的挥动急速下坠,带起呼呼的风鸣,挥拳之间还隐隐能见到一丝丝电光闪动。

又是一拳撞向地上那人的胸口,肋骨断裂的咔嚓声清晰可闻。

不过,这势头看起来很猛,但实际上每一拳下去,长翟都是收了力道的,毕竟,他现在还不想将人打死,他还没从对方口中问出想知道的问题。

“我……说了……不知道!你……认错……”

被长翟压在地上打的人,说话间眼中的慌乱骤然变成冷笑,带着残酷的狠戾。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翟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对方的动静我看到有要求pr的非常小,整个人在夜里像是影子一样,再借着夜色的掩饰,在长翟毫无知觉之下,无声来到长翟身后,划出的利刃没有任何反光,却让长翟脖子后面的汗毛都根根炸起,他感受到了身后森寒的杀气,可这时候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就在那道如影子一般的利刃划劈下时,一道寒光如电光划过,撞击在利刃上。

铮!

刺耳的铮鸣声响起,耳朵都被刺得有片刻失聪。

长翟背后的人,握着刀的手,指骨都像是要被震散架一般,整条手臂一阵麻痛,然而,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歇息,另一只手也握上刀柄,将刀挡至身前,这时候想要躲闪已经迟了,他只能先挡下这一击,然后再找机会避开。

砰!

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撞击刀身。

双手握着刀的人只觉得双臂陡然一震,原本稍稍恢复一些的右臂,再次被麻痛充斥,左臂也在微微颤抖,下一刻,一道身影已经冲至他身前。

那人感觉像是被一座小山砸中一般,整个人被撞得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一棵粗壮的古树上。

咔嚓!

古树的树干直接被撞断,而砸在树干上的人,也朝下摔落,看上去暂时是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被长翟压在地上的人,也趁着长翟分神的空隙,挣开长翟的压制,整个人如泥鳅一样滑出,长翟起身欲追。

“留在那里!”邵玄喊道。

长翟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留在原地,只是耳朵仔细辨别着那边的动静,他看不到更远处的情形,只能听声音去猜测,同时也警惕着身周是否还有其他人出现,他刚才是因为心中急切想要询问儿子的下落,而忽略了周围的危险,差点被人削了脖子,现在回过神也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大意,他活着才能去寻找儿子的下落,若是没了命,就真的没希望了。

从长翟手中溜走的人,并未直接往远处跑,他知道他自己的速度比不上后面追过来的邵玄,所以绕了个道,并且算好了时间,从倒下的古树下蹿过去,也并未理会离他不远处的摔落在树下的同伙。他自顾不暇,哪来的功夫去救同伙?倒不如先撤,以后再找机会救。

那人其实估算得很准,若是换一个人在后面追的话,很可能会被砸落的树干砸中,就算没有被砸中,也会被落下的树影响追击的速度。

那人在跑动时快速回头看了眼,之间一条手臂搭上了倒下的古树粗壮的树干,直接将树朝旁边拨开,借着推树的力道快速落地之后,再次弹射而起,双脚踏地的强横力道将周围都踩出个土坑,身形如电,以更快的速度,带着风鸣之势,疾驰而来。

嘭!

那人口中喷着鲜血,身体倒飞,比他的同伙更快的速度,砸向另一棵古树。

原本就被长翟打得受了伤,现在被邵玄这么一撞,丢了大半条命。

咔咔咔嚓——

被撞断的树发出脆弱的折断声响,朝地面倒下。

邵玄活动着肩膀,没有直接走向刚才摔到地上的人,而是朝他第一个撞的人走过去。

偷袭长翟没成功,却被邵玄给撞飞,好不容易忍着一身疼痛,从摔落的地方挪开,避免被树砸死,树旁的人就见邵玄朝他走了过来,顿时一股寒意袭遍全身。他也想跑,可是浑身的骨头都在疼,跑也跑不动,倒不如跟这些部落人谈一谈,争取一下喘息的时间,再做打算。

这么想着,树旁的人跨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看着朝他过来的邵玄道,“我们谈一谈,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知道一些……”

话还没说完,大步走过去的邵玄,就直接探出手,揪着对方胸口的衣服,直接将人提起。

“我不想听!”

邵玄说着将那人甩了出去,对方被甩在空中的时候,一道身影掠过。

之前被长翟打过的人,原本心中还在庆幸邵玄没有朝他这边过来,他也一直紧张地关注着那边的动静,毕竟双方离得也不算远,他还有夜间视物的能力。听到同伙的话时,他也想着这些部落的人肯定会为了得到一些重要的消息暂时不会杀了他们,就像之前那个打他的部落人一样,那气势看着唬人,但其实根本不敢就这么杀了他们,否则,这些部落人从哪里打听消息去?

可是,此时他眼前所见到的,直接击碎了他心中所有的侥幸。他看到他的同伙,被那个部落人扔了出去,然后一匹大狼咬住了他的同伙,并将人拖向远处的灌木丛后,那势头,一点没有玩闹的意思,泛着幽光的狼眼带着凶狠的杀气,大概想的就是怎么将人咬死。

“啊——”

厚厚的灌木丛后,一声比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其中还有猛兽的低吼,血腥味从那边散出,听得他全身的皮一紧。光听声音他脑中就出现了一幕残暴的画面。

他不想被咬死,这是肯定的,但他已经看到邵玄朝他走过来了。

他知道这个部落人不同于之前他遇到的那个,走过来的这个人,根本没有想听他们辩解的意思。

重伤严重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心中快速思量着解决之法,耳中传来的一步步靠近的脚步声像是催命的刀,每响一下他就觉得身上被刮了一刀。

邵玄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不快不慢,看不出任何急切的意思。

走到那人面前,邵玄探出手抓去。

一见到邵玄将手伸过来,那人顿时大叫道:“且慢!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重要的消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关乎你们部落人的存亡!”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往严重的情况说,绝对有机会!

因为太过急切,那人声音带着刺耳的尖锐,一些字说出来完全变调。

那人盯着邵玄已经伸到面前的手,像是盯着一把淬了毒的刀,眼里满是忌惮和紧张。见到那只手终于停下来之后,心下稍安,可随后那只手又往前探,他顿时吓得大叫起来。

“你听我说!我真的能告诉你们很重要的消息!这片山林里有宝物!真的!宝物!!”声音歇斯底里,尖锐中带着嘶哑,这是恐慌到极致的表现。

“哦?”

一声冷淡的回应打断了那人的叫喊,像是终于见到了活命的曙光,那人赶紧道,“是真的,有宝物!”再次加重了宝物二字。

“宝物?”

“是的!是的!宝物!”那人使劲点头。

“我不信。”邵玄说着就要将提着人的甩出去。

“别!我说的是真的!易家的人都来了!他们就是要去找宝物的!我们是跟着他们进的山林!”

因为太过急切紧张,生怕邵玄将他扔出去喂狼,那人脱口而出的话中,海那边和这边的语言夹在一起。

留在原处支着耳朵听的长翟,使劲听也没听懂那人到底在说什么。

“易家的人?”邵玄将准备扔出去的人又提回来,“易家的人来这里找什么?”

“我不知道……是虫!是一条虫!”那人本想说他不知道,可邵玄一动胳膊,又有将他扔出去的意思,便赶紧将知道的话说了。

“他们找虫干什么?找什么样的虫?”邵玄问。

“……不知道……我们只是偷听到的。”

“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喂狼算了。”邵玄将人扔了出去。

那人惨叫着,意识清醒前唯一感觉到的就是一张带着浓烈血腥味的偌大的狼口朝他咬过来。

于是,长翟见到那个掳走他儿子且被他打过的人时,对方已经昏迷,而且被凯撒叼着,只要牙齿稍稍用力就能将人咬成三截。

邵玄手里还提着一个人,同样已经昏迷,并不是长翟想的被咬得四分五裂的样子。(未完待续。)



先声药业上市
扬州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小孩腹胀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