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九十二章 后天算术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九十二章 后天算术

“根据最后传回来的暗信,那白羽生推测,叶飞逃入了一座孤岛之上……奇怪。”龙凤抱着双臂,看着最后传回来的暗信,眉头微蹙,“此处有这座岛屿吗?在我印象之中,似是没有罢!”

龙象情报比其他家族要来得准确庞大得多,就是东海之上,诸多岛屿小国,龙凤也了如指掌。这赤极岛位置,虽远离海港数千里,但根据记载,却也从未见过有甚荒岛。

难不成,这岛还是凭空冒出来的?

那老婢沉吟片刻,也点了点头,接着道:“确是没有,不过,这片海域乃是数千年前,龙人之主敖承天大战龙族、隐修高手的战场,或许其中有其他隐秘,也是你我不能掌握的。”

老婢顿了顿,又道:“或许是其他太古隐修的洞天出世也说不定,这东海,早在太古时期,却是一片辽阔大陆;沧海桑田,千千万年来逐渐演化,这富饶大地,也逐渐变成了无垠汪洋。”

“其中有诸多太古时期的大神洞府,一旦出世,立刻就会引来无数的修士,足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哼,那叶飞以极高代价拿下龙女,又往龙人之主战场而去,几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龙凤美目流转,冷笑道,“想不到,东离城诸多家族追寻了数百年的龙人之主密藏,竟会被这小子抢了先机,若不是那白羽生和其起了冲突,只怕他就是取走了宝贝,我们也要被蒙在鼓里,当真可恶!”

“**……”不过,那老婢脸上却露出一丝担忧,犹豫开口道,“那片海域,龙天大长老曾经出手探查过,十分忌惮其中力量,早已告诫族人,轻易不能前往……”

“既然那叶飞、白羽生去得,我龙凤又如何去不得?”龙凤扬眉,英姿飒爽,意志坚定,下定了决心要亲眼看一看,叶飞到底能搞出怎样的名堂。

那老婢哪里拗得过龙凤,苦言劝了几句无果,便也不再劝慰,只是暗地里打起了十二分的谨慎,如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这也难怪,龙天大长老是何等威风?当今世上屈指可数的绝顶高手,睿智境强者,却连他探查过这篇海域后也表现出敬畏之情,足以知晓其中厉害,绝不是区区武尊境界的龙凤可以抗衡!

但身为奴婢,她也绝不能抛下龙凤,肚子逃命去,龙凤要闯这绝地,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用自身性命去保全主人。

龙凤看出老婢担忧,笑道:“不用担忧,既然那叶飞敢闯这禁地,必有法子脱出,没有人会将自己陷落绝境的。”

老婢闻言,这才稍安下心,龙凤说的毕竟没错,没有谁会将自己置于绝境,除非这人疯了傻了。

不过,若是让两人知晓,叶飞是无奈被那龙女诓骗上岛,全无准备的话,两人表情会如何精彩?诚然,没有人会将自己置于绝境,但一心求死的龙女,却是例外。

她故意将叶飞二人引入赤极岛,为的就是求死,不让二人做出损害龙人族利益的事情。只不过,事情的发展有些超脱了她的想象,他怎么也想不到,叶飞竟和自己祖父有莫大关联。

主仆两敲定细节,心下稍安,吩咐手下打起精神,准备应战,按下不表。

又说那白羽生,船队行至赤极岛海域,却空空荡荡的,渺无一物。这本就是东海辽阔海域,掀起风暴,连楼船都能撕碎,叶飞两人乘坐的小船,就算没有被太一湮灭,只怕也早已经四分五裂,被海浪摧毁,不见踪迹。

衍魂香最后的联系,便是断在此处。白羽生站在甲板上,看着那衍魂香缓缓熄灭,眉头不禁皱起。

“姬老,这是何故?”白羽生皱眉问道。

后天八卦传人姬老先生,捏着下巴道:“衍魂香追溯过去因果,本不该断绝,然熄灭此处,便说明那张云易隔断了此界联系……”

“我早已遣快船在方圆百里之内搜寻,连海岛都不见一个,尽是无垠海域,那小子能去哪里?难不成还能生出翅膀跑了?”白羽生咬了咬牙,目光阴鸷,恨声道。

“公子勿慌,这东海本是太古大陆,其中有无数太古遗迹,能隔断因果的大能洞府,也不在少数。”姬老解释道,“或许,那叶飞遁入了某处洞府。”

“太古遗迹!”白羽生闻言,眉头一挑,眼中露出几分贪婪神色,又问道,“此事却也是推测,况且衍魂香熄灭,已无处追寻。”

“衍魂香追溯过去因果,虽被斩断,但我后天八卦乃是演化未来,那叶飞虽遁入秘境,除非是死了,否则我也能推算出大概。”姬老捋了捋下巴胡子,傲然道。

毕竟是看家本领,姬老也颇有自信,算无遗策的后天八卦,他还从未失手过。

“那便有劳老先生了。”白羽生眼珠子转了转,抱拳揖道。

姬老点了点头,长袖一抖,一串儿古铜钱一字排开,整齐的躺在他手心之中:“此乃上古五帝钱,流传至今,经历了无数人间轮回,早已有莫**力,十分珍贵。老夫今次便以此为法器,施展后天八卦算数,倒要看看,那小子究竟藏在哪里!”

白羽生点了点头,默默退让两步,姬老身上长袍无风自动,飘然出尘。只见他手一指,那一排铜钱竟然叮叮直立起来,灵气一转,立刻正正反反排出卦象……

赤极岛上,叶飞本与太一敖梦两人在岛上探索,却忽的打了个寒战,猛地抬眼,凝望西面海域,眉头紧锁。

“魔……少爷,怎么了?”福至心灵,太一与叶飞心灵有联系,立刻也察觉到不对劲,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海面上风平浪静,什么也没有。

敖梦奇怪的看着两人,叶飞这才开口道:“似是被人窥探了,有人推算未来,以算术之法来窥伺我之行踪!”

“如此……那该如何是好?”太一想了片刻,却也想不出办法,天魔虽强,却也不通天数命理,更不用说过去未来的玄奥了。

“可惜,我若是能成就睿智境界,以人皇笔的神妙,以及鸿蒙帝书的封印,足以蒙蔽这些宵小。”叶飞虽被人窥探,却也无奈,只因实力不济,不能瞒天过海,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被人察觉行踪。

“此岛乃在不具名的小千世界,与玄天界隔开,外人如何能探查?”敖梦未踏江湖,自然不会知道个中凶险,天真问道。

叶飞苦笑,摇了摇头,解释道:“梦儿你还小,还未经历这些种种。你须知,这世界上不止有法术,更有玄之又玄的因果、造化等伟力,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存在。”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可以通过一些古怪力量,去追溯探查的。这小千世界虽然与玄天界隔断,过去和现在便有了隔阂,但是却可以堪破未来因果,除非我死了,否则便能追寻到我之所在。”

敖梦听得云里雾里,迟疑片刻,这才开口道:“有如此神奇的法术,岂不是天下无敌?有句话说,秋风未动蝉先觉,便是冥冥之中感悟到未来因果?”

“便是如此,武学巅峰便是‘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叶飞点了点头,又笑道,“不过,追溯过去、现在、未来的法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握的。”

“追溯过去的法术,乃是道教先天八卦算术;而探查现在的算法,却是儒门的法术;而推测未来,却是姬姓古族的传承。而且,正因这三种玄术太过强大,每一代传承,都只有一人!”

敖梦点了点头,这才说道:“这么说,今次这推算叶哥哥未来的,便是姬家传人咯?”

“正是。”叶飞点了点头,又笑道,“好在这未来最难把握,就算是姬家先祖,也不过能看穿片刻,如今那后天八卦算术传人,只能堪破一刹那罢。”

被人窥视的感觉稍纵即逝,叶飞便知道,对方功力不深,至多便是个武帝强者。不过一刹那的时间,也足够这些卦术传人,知晓叶飞如今所处的位置了。

“恐怕,很快岛上就要迎来新客人了。”叶飞笑了笑,有了兴趣,“不知道此人是谁,不过,大概也是充着龙人族宝藏来的……我们却也不能怠慢了人家。”

“敖前辈正在闭关,万万不能被打扰,他是我们脱身的关键。”太一也笑道,“今次倒是要给客人一个大惊喜了,梦儿妹妹,你去找宋荷娜,让他通知部族战士,准备应战。”

“可恶,竟有人窥伺我龙人族宝藏,其心可诛!”敖梦嘟着嘴,跺了跺脚,气愤道。

看着小妮子气鼓鼓的去安排蛮族战士的背影,叶飞摇头笑道:“恐怕谁也想不到,这岛上没有半点灵气吧!我倒要看看,来人是谁。”

“出其不意,以有心算无心,就算我不会后天算术,也能推测最后的结果了。”太一也笑道。

二人这才不紧不慢的往部落赶去。**

...

如何让半身不遂的患者康复
吉林牛皮癣专科医院
徐州妇科医院哪家好